淺憶塵風,請許我塵埃落定

-A A +A

討論區: 

有人說,癡迷上一個故事,是因為故事中深藏著一個自己。固守著一座城池,是因為城池中繾綣著一段回憶。

只是,有多少歲月可以經得起漫長地等待,有多少青春可以受得過 沉重地負累,又有多少年華可以抵得過似水地流年。我們再也回不去,一句多麼無情地話語又蘊育著一種多麼無奈地結局。任你妙筆生花,也寫不盡一段已然老去的舊時光,憑你栩栩如生,也畫不出阡陌紅塵中一撇驚鴻。

 

是怎樣的一種心境可以將一首歌聽到無韻,將一本讀到無字,將一個人愛到無心。是怎樣的一種閱歷可以從一段故事的開始便能看到結尾,可以從一朵梅花的開落便能看透人生,可以從一盤棋局的對弈便能望穿天下?

我看不清路途,是因為路的前方沒有等待,我望不穿秋水,是因為心的另一端放不下眷戀。我在世事的輪迴中守望陌上花至荼蘼,在歲月的經綸裡盼斷天端雲飄至萬里。於是我緘默不語,黯然落淚。傷那留不住的如歌歲月,懷那回不去的盛世流年。

渴望在某一個明媚的清晨,穿上一雙發白的球鞋,背上一架陳舊的單反,挎著一個裝滿希望的背包。然後一直奔跑在無邊的風景中,在山水間靜聽花開花落,在浪花中感受潮起潮落。煩惱絲繚繞,回眸流年轉,若為自由故,世事皆可拋。是的,我們出發了,帶著一幅青春的模樣,告訴自己:明天,你好。

 

渴望在某一個冷艷的夜晚,結一群發小閨蜜,來一處農家小院,酌上滿杯清酒。然後一直沉醉在酒香瀰漫的世界裡,在美酒中將心情放空在無心無望,在談笑間將憂愁丟盡無邊無涯,在醉酒後讓自己卸下層層負累。繁華三千,看開即是浮雲,煩惱無邊,想開便是天晴。是的,我們沉醉了,帶著一幅青春的模樣,告訴自己:青春,再見。

如若可以請告訴我,該怎樣才能留得住青春過往裡不傷的記憶,該怎樣才能放得下世事輪迴中不期的相遇,該怎樣才能看得透浮生若夢中未來的路途?是不是,從來就沒有一個答案可以回答出時間經久不息的奧秘,是不是,從來就沒有一種方法可以放慢歲月悄然流失的速度,是不是,也從來沒有一段故事可以演譯出人生悲歡離合的戲劇?我終是懂了,正如席慕蓉說過: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。

是誰曾說過,時光不老,我們不散,可為何一轉身便再也尋不見你彼時的蹤影?是誰曾說過,你若安好,我便晴天,可為何一別離便再也看不見你歸來的路途?又是誰曾說過,人若精彩,老天自有安排,可為何一入塵便再也找不到你心中的淡然?是否,是我在你的青春劃了一道傷,讓你愛了一季的情從此離了心。還是你在我的流年裡安一道牆,讓我傾了一生的情從此絕了愛。還是我終是悟了,青春從來沒有一種名字叫永恆。

我用盡整個青春,卻終歸沒有走出悠長的雨季,一路行吟,一路在回望,懷念不止,淚流不息。那麼,就請將心化成一朵漫在天際的雲,任它飄揚,隨它放逐。不管它人間繁華,一直前行至那個最深遠的地方,不管它世事紅塵,一直流落到那個最無塵的邊界。那麼,此生,請允許我塵埃落定,還我素心如月。溫暖已如玉,清眸在流轉,恰若初見時的美麗。然後你譜曲,我寫詞,你飲酒,我品茗。淺吟低唱著:有這樣一種女子,不傾城不傾國,傾其一生為一人,有這樣一種女子,不憂天不憂地,凡心似雪若初塵,也有這樣一種女子,不好喜不好悲,淡然如菊隱世心。倘若遇見,請淺淺遇,深深藏!免她之若,授她於愛。

圖片: 

類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