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朝花開錯半期,伊人獨上心頭來

-A A +A

討論區: 

酌一杯清茶,在閒暇的午後,靜坐在用歲月年華編織的長椅上,翻看一本名為青春的書。頃刻間,回憶蔓延,思緒蕩漾…… —題記

情到深處,不免問起,紅塵中既然有這樣一個我,為何會遇到那樣的你。 心至涼處,不免感傷,流年裡既然曾遇到這樣的你,如何會有那般的分離。回首驀然才發現,原來今生你是上天賜給我不得不飲下的一杯毒酒,雖知毒會侵入心肺,卻還是一飲而盡,只為嘗盡這其中的滋味。所謂相戀相離不過是一場注定的戲劇,雖知戲子無情,卻還是努力演盡了所有的悲歡離合,只為償還前世欠下的債。總在想,會不會有那麼一秒,你會想起俯首弄眉默然不語的我,你會記起傾盡年華演盡柔情的我。那時的你,是會嘴角上揚還是泣不成聲。亦或許,你從未記起紅塵深處的我,更無曾愛過。

如若不是深深愛過,怎會在乎到不敢忽略你的每一個眼神?怎會心疼到不敢漠視你的每一個動作?怎會卑微到將一顆心奉上任你肆無忌憚地傷害?假設不是重重傷過,怎會痛到一想起你那眼神中的絕情便會淚流滿面?怎會驚到每一個聲響都視作你的不期歸來?怎麼有著眼睛為你流著淚心卻會為你打著傘的情懷?只是再度面對你優雅而來絕塵而去的時候,我竟可以淡然到如此境地。 再也不去想,這故事的結局為何如此淒涼,再也不去問,這青春的愛情為何這般多坎。因為與神的那段對話讓我懂得釋然便是心安,無情便是有情。

神曰:癡兒,你為何這般心傷?

我問:我心中的神,既然讓我擁有花開的愛情,如何又不讓它結果?

神答:癡兒紅塵中的相遇相戀相離皆是命定,你是逃不掉的。何時相遇,何時離開,與誰人相遇,與

誰人相戀,都是你的天命。而他只是你命中的一個劫數。

我問:神啊那如何才能安然渡過此劫?事過境遷我為何還是這般難過?

神答:緣起緣滅,花開花敗,都是無法逆轉的。前世你曾欠下他一杯清茶的債,今生注定你必要還他一段眼淚。如今你的眼淚已流到無聲,該是釋然的時候了。記住切勿恨之,便能心安。切勿念之,即可忘記。因他已完成他的使命,要奔赴下一場屬於他的故事,而那故事的主角不再是你。

我亦曰:神我已明白,心隨所動,不可強之。可是我何時才能遇到我的有緣人,是否你從未安排與我相守的那一位。

神答:冥冥之中我自有安排。心誠則可相遇,心清便可相惜。你切記,花開至荼蘼,情便到了深處。你只需做到生如蓮性,凡心初塵便會有他人渡你。不可強求,不可躲避。

書閉,凝眼相望那清澈如洗的天空一時間心曠神怡。多少有情,換來多少無情,幾處癡念,換來些許回憶。這一場盛世流年宴,你我皆是棋盤的棋子,也許從相遇的那一刻便注定連選擇黑白的權利都沒有。待花開至荼蘼,情落到深處,便各自散去,再也默然不想望。只是偶然想起,這青春的書冊裡,曾有這樣一個我,為你流盡眼淚愛到天荒。會不會有一天你我在熟悉的街角相遇,卻成了不曾相識的陌生人。

圖片: 

類別: